#双花#后会无期(二)

嗷呜

苏歌_黄少娶我喻队嫁我:

----喜欢就会放肆,但爱是克制。




2.第三赛季,百花战队的并蒂双花以他们多日的磨合和默契创造了一个神话。




繁花血景的神话。




从常规赛伊始至赛季过半,张佳乐和孙哲平的组合所向披靡,团队战次次告捷,荣耀联盟似乎赫然成为繁花血景的天下。




追溯场下,更是不断有紧跟战况的各类电竞报刊竞相发表文章,个个皆声称繁花血景是无解的组合。




“他们懂什么?”




孙哲平听闻不屑的笑,手指在键盘上不住的敲打,操纵着屏幕上的狂剑士进行一次又一次豪放的攻击。




“要我说,现在的繁花血景还只是个半完成品。”




张佳乐安静地在一旁托腮看他的侧脸,没有言语。




他喜欢孙哲平很久了。




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张佳乐自己也记不清。




也许是从他们第一次相遇孙哲平那句“你的技术不错,有没有兴趣和我来个组合”开始,抑或是孙哲平在他撞上新秀墙时一遍遍的不厌其烦的告诉他,他是最好的弹药选手开始。




很喜欢他,喜欢到甚至已经无法压抑体内叫嚣着表白的冲动。




却生怕着他的拒绝。




明了自己纠结之处的那天,张佳乐罕见地失眠了。




他觉得他脑子里好似被塞进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辗转反侧了半宿,不停翻身带来的声响险些惊醒孙哲平,无奈之下,他不得不保持一个僵硬的姿势躺在床上,面前是孙哲平安静的睡颜,平稳的气息拂过张佳乐的脸,鬼迷心窍之下,他竟想去亲吻孙哲平不自觉抿紧的唇角。




睡梦中的孙哲平似感受到什么,在张佳乐的脸离他只有半截手指的距离的时候,翻了一个身。




他立即倒回原地,像极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




等百花拿到冠军之后,就去和大孙表白。




顺了顺因过度紧张而紊乱的气息后,他最终在心底定下了这么一个答案。




即使最终的结果会与我所想背道而驰,但实现梦想的喜悦至少能给予我些许慰籍。




“那我们就完成他吧,大孙!”




他不再盯着孙哲平轮廓分明的脸庞,将视线转到一旁的电脑屏幕上。




“今年的冠军,我们势在必得!”

评论
热度(5)
  1. 眼部疲劳醉闻晚风。 转载了此文字
    嗷呜

© 眼部疲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