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古风paro 芳华 完结番外

天...

离小诺要做张佳乐头顶那朵红艳艳的花:

OOC预警
韩张出没

番外
我第一见到孙哲平是在义斩山庄的楼少爷几个带他来霸图府求医的时候。
那是在张佳乐和林敬言来霸图府之前。
我解下他手腕上的纱布的时候,那些个少爷齐齐把头别了过去。我看了一眼那血肉模糊的白骨森森亦不忍再看。
反倒是他自己,和王谈笑风生,似乎烂的不是他的手。
王皱着眉看他,时不时回两个字。
然后我们就让他在后山院里住下了,方便疗伤。
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他的手究竟是怎么伤成这样的,又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好。
只是张佳乐没提过,王没提过,他自己亦没提过,所以我便一直没有问过。
直到孙哲平下葬那天晚上。
王同我讲了很多,一直讲到子时过半。
其实那天大家都很累了。但是即使过了就寝的时间我也没有打断王,只是睁大眼睛透过黑夜看王眼里几番岁月浮沉。
王开始的时候叹了口气,说,重剑,挺吃亏的。
我点点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王又说,拳术,也差不多。
于是我伸手握住他那双苍劲有力的手,骨节突出,有些粗糙,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新伤旧疤。
然后我看见黑暗中他眸子清亮,有点像星辰,光很微弱,但是很温暖。
然后王开始讲那些尘封在岁月中的峥嵘往事。
我才知道,其实张佳乐这么多年来也不知道孙哲平究竟为什么受伤,而当初孙哲平离开百花门的时候,甚至没有告诉张佳乐。
当初张佳乐苦苦研究出了百花阵,孙哲品就陪着他日夜不分废寝忘食的练。但是重剑对手腕骨的损伤真的很严重,他却从来不说。
日后受伤的种子就这么埋下了。
然后功夫不负有心人,百花阵在当年的江湖几乎立于不败之地,那时我也才初入江湖,默默无名。而同是少年的张佳乐和孙哲平已经名噪一时。
如果不是叶修,百花阵和百花门大概如今已经立于武林之巅了。
可是从来没有如果。
百花阵就那样轻易地被叶修破了。
王说张佳乐当时替孙哲平挡了叶修一矛,伤得挺重,精神亦消沉了很久。
孙哲平于是不顾一直隐隐作痛的手,去找叶修决斗。
他说若赢了,叶修就要昭告武林破阵只是偶然,破阵方法亦不能外传。
他拼了命,勉强和叶修战了个不分上下。
这场恶战持续了很久,孙哲平也就忍着痛坚持了很久。
直到左手腕骨终于折了。
叶修说,佩服佩服,甘拜下风。
只是孙哲平终究是败了,即使付出了一只手的代价也是败了。
所以他一声不吭偷偷离开了百花门,因为怕张佳乐自责。
然后他看着张佳乐独自支撑着百花门拼搏,只是没有了繁花血景的百花门,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落败。
孙哲平于是在伤没完全好的时候就又开始练功,然后又一次受伤,伤好一点,又开始练功,一次又一次。
他根本不在乎伤口有多痛,流了多少血,他只在乎什么时候能回到张佳乐身边并肩战斗。
直到被义斩山庄的少爷请去相助,然后送来霸图府疗伤。
我尽了全力,他的伤在一点一点地恢复。
但是我发现他总是在发烧,总是一受伤就止不住似的流血。
然后我终于开始面对他是不是已经病入膏肓了这个事实。
我没跟他说,但是他大概自己感觉到了。
霸图与兴欣潼关一役之后,他说,我想见他。
所以王就让他上战场了。
最后他抱着昏迷的张佳乐回来,已经浑身是血。
两个人的血就那样混在一起一滴一滴砸在地上,流了一路,从霸图府大门,到后山小院。
我自己都不知道最后如何止住了孙哲平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里不停往外流的血。
不过总算,两个人又见面了。
王看着梅树下睡着的遍体鳞伤的两个人,还是没有把那些事告诉张佳乐。
不过其实到最后张佳乐多多少少都应该猜到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最后那一年,在张佳乐身边他过的很开心。
到最后身体冰冷而僵硬地躺在床上,仍然带着笑。
张佳乐双眼通红暖着他受伤的手,亦带着笑。
还有床边那枝已经谢了的梅。
很香。
很红。

于是结束了√
8200+字数第一次啊[躺]
OOC严重见谅
和之前那篇林方是同一个背景[大概?]

评论
热度(4)
  1. 眼部疲劳殊一归。 转载了此文字
    天...

© 眼部疲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