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13)上

不夜橙:

      12.5




      张佳乐踮着脚尖,下巴扣在岩壁上,以一副即将施展壁虎游墙功杀上墙去的架势紧盯着那窝蝙蝠。唐昊很想提醒他,他已经这样趴了五分钟了,蝙蝠飞进飞出,很容易吃到蝠粪茸毛什么的……


      他说话一向直截了当,不会因为对方是前辈或队友而有所顾忌,但是张佳乐多少有些不同,那是他在板凳上望了很久的大神,他的第一位队长。唐昊不会崇拜他,但至少足够尊重。


      张佳乐拆了行李包上的一个金属搭钩,拴在绳子的一头,不断地将绳子甩上去,试图让搭钩勾住蝙蝠洞的边缘。可惜弹药专家的投掷技能不点在现实里,每次都是碰到石壁就滑开了。一次又一次,他徒劳地尝试着,最后狠狠把绳子一甩。


      “哎哟!”


      唐昊目瞪口呆地看着大神捂着额头,那里被反弹上来的金属钩敲出一块红。


      “妈的,疼死了!”张佳乐没形象地蹲在了地上,“我说啊,那边那个蝙蝠洞真的没路?”


      “有路,被堵死了。”唐昊说,“你不是还下去看过?”


      “是啊,我看过!”张佳乐望天,“我看过吗?突然希望自己没看过啊!”


      唐昊直翻白眼,这话让他怎么接?


      “你说叶修现在在干嘛呢?”张佳乐说,“我跟你说,他和那三个人绝对有事情瞒着,你看他说话的时候,那三个还对眼色的,他们私下里肯定有阴谋!”


      “我觉得你想多了……”


      “不会想多!”张佳乐坚持自己的判断,“肯定是有事,不然喻文州和肖时钦怎么可能放着最可疑的通道不查看,反而跑别的地方乱摸一气……”


      他的眼睛慢慢睁大,血色一下子消失了。


      唐昊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张佳乐疯了一样从地上跳起来,手电都顾不上捡,向着来路狂奔而去。




      “如果你不想上去,就在下面打着手电。”王杰希对孙翔说。


      这个山洞带来的显然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孙翔深深记得,那种在一片黑暗中睁开眼睛,看到的只有黑暗,完全搞不清状况,也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灭顶般的巨大恐慌。要不是王杰希也在,他怀疑自己可能会丢脸地大哭大喊出来。


      “既然都来了,还是上去看看吧。”孙翔说。


      王杰希扫了他一眼,动作轻捷地攀上石台,孙翔跟在他后面。两人都捂住了口鼻,缩身勾头,从窄小的蝙蝠洞里挤了进去,孙翔努力不去想簌簌落在头上身上的是什么,也不去听蝙蝠振翅的扑扑声,就这样匍匐了好几米,待到洞顶逐渐高阔,才跟着站了起来。


      这里可谓又是个洞中洞,穹顶一样的圆形洞壁,顶上却并不光滑,有许多突出的石棱,手电光一扫,随处都挂着密密麻麻的蝙蝠。流水声汀汀淙淙,听得见,却触不到——往前再走三十多米,可以在高处看见一个漆黑的洞口,站在洞口附近,能感觉到一丝细微的空气流动,然而这个洞口太小了,只有不到一尺宽。


      洞口下方,不是坚实的石壁,而是堆积在一起的乱石,像是山洞塌方落下来的,恰好把原先的洞口堵住,只留下最上方不到一尺宽的空隙。蝙蝠可以进出,人是无论如何也爬不上挤不进去。


      乱石有大有小,参差不齐,堆得颤颤巍巍,不像是很稳的样子。王杰希伸手一拦,不让孙翔去碰石头,万一引起坍塌,搞不好就交代在这里了。


      “这里我和叶修来过了,张佳乐他们也来看过。”王杰希说。


      “呃……”


      他该脸红吗?孙翔发愣,这是纯粹的一句闲聊,还是讽刺自己讨厌蝙蝠所以不想进洞?


      “你用他说的办法,在四周墙上试试,不要离那堆石头太近。”王杰希话头一转。


      孙翔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那个他指代的是叶修,王杰希又说:“可以正常敲一遍,再闭着眼睛敲一遍,体会下知觉是否……”


      他突然不说话了,转身转到一半,在原地沉默地站住。


      “什么都不用做了,等着他们拉我们上去吧。”王杰希说。




      喻文州在通道里奔跑,他打开了手电,集中精神避开那些不平的地方,全力向回赶。如果那神秘力量已经现身,是否只要够快,还能捕捉到它的蛛丝马迹?


      它是目的达成所以放松了掌控,还是本身受到限制,无法维持太长的时间?


      他冲出洞口,正好肖时钦和方锐也从另一个洞口出来,三个人都有些狼狈,这动静惊动了水潭边的张新杰,一束手电光马上打了过来。


      “稍后再解释!”肖时钦喊道,同喻文州和方锐一起奔向另一条甬道,那正是叶修和黄少天进去的地方。


      “不用解释了。”张新杰的声音遥遥传来,“你们当心点。”




      “我需要解释啊!”方锐吐血,刚才肖时钦二话不说往回跑,他只好一路跟着跑回来,现在还一头问号,“对了,黄少哪去了?”


      “去追叶修了。”喻文州答道。


      三人一路狂奔,连踢到白骨都顾不得,肖时钦一手扶着眼镜,他的近视度数比较深,生怕在奔跑中把眼镜掉在哪里。“到底是什么,你们说话啊!”方锐叫道。


      “你想想,哪条通道最可疑,我们最应该先探察哪一条?”肖时钦喘着气说。


      “当然是那个消失的……”方锐脸色一变。




      按照正常的逻辑,曾发生“洞口消失”现象的甬道,以及其他尚未显出异常的甬道,哪边更值得重点探索,更应该放在首位,这是想都不用想的事。


      纵然心理上会有迟疑,有对未知的畏怯不安,但大家都是有理性有头脑的人,怎么可能因为这点畏怯就裹足不前?


      然而就在刚才,从洞悉力极强的叶修到冷静如恒的喻文州,从精细谨慎的肖时钦到一丝不苟的张新杰,到所有人,竟然对如此显眼的事实视而不见,就这么忽略掉了。


      这种忽略是如此自然,像水溶于水,一块皮肤融入另一块皮肤,与他们内心的排斥心理结合得天衣无缝,几乎没有留下痕迹。




      一瞬间山洞消失了,地面消失了,方锐耳边只余心脏的狂跳声。


      那个神秘的力量,能影响人的意志到什么程度?


      这是它初次显示威力吗?为了什么,逼他们放弃?


      “看过哈利波特吗!”他在迎面扑来的风里吼。


      “看过。”“听说过。”两声应和。


      “里面的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普通人是看不见的,施加在它上面的咒语……”方锐喘得有点岔气,声音也渐渐小下来,“让每个人只要走近,就会想起别的更重要的事,然后自己离开。有人能做到这种事吗?”


      “我不知道。”喻文州说,“这或许牵涉到心理暗示中很高级的某个层面,我——”


      他的话戛然而止,三个人站在甬道口,都听见了里面隐约传来的脚步声。




      “大老远就听见你们鬼叫。”一个声音响起,“都别激动,是我。”


      三个人精神都是一松,这种一惊一乍的气氛实在是受够了,方锐怪叫:“老叶,你怎么跑这来了?你走的不是这条道吧!咦,怎么你也喘上了?”


      “还不是这货太沉了!”里边抱怨道,“过来搭把手。”


      三个人一惊,加快步伐赶过去,就见叶修背着一个人,手电夹在腋下,正从通道里走出来。他背上那个人动也不动,头埋在他肩膀,前面的头发全湿透了,贴伏在额头上。


      “黄少?”


      “少天?”




      以前听别人形容出汗多常用一句话:像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但那只是个夸张的比喻,直到见了黄少天,三个人才感受到什么叫真的像从水里捞出来。连背着他的叶修,肩膀上的衣服都湿开了一大片。


      “黄少这是?”方锐惊。


      “蛇毒发作。”叶修简单地说。


      “你们都去试试,真的,我真服了老王的忍功,那不是人能受的,要不是抓着我,我就撞墙上了。”黄少天顽强地守着一个话唠的立场,嗓子都哑了还是要说,“我擦,要不是我现在没劲……你们几个,合伙把他拿下!”


      “啥?”


      “就地解决,别放跑了!六星光牢束缚术都上啊!”黄少天倒是想中气十足,奈何硬件所限,他现在一开口就是砂纸磨过的质感,“这家伙刚刚都没呼吸了,心跳都摸不到了!我特么就在教学片里看过一遍心肺复苏,也不知道对不对,折腾了五分钟他才醒过来。”


      他的声音还是抖的,自己都没注意到。叶修本来是要把他放下,犹豫了下,把他往上托了托,绕过其他三人往回走。




      “就这样?”


      喻文州开口,脸上失去了表情。他的身边,肖时钦静静地站着。


      叶修做了个举手投降状,又飞速放下,免得黄少天掉下去,“我发誓,我真的没有任何心脏病史,直系亲属里也没人是心脏病……脑出血、高血压、动脉栓塞,这些统统没有。”


      “没问你这个。”


      方锐忽然笑了,“合着我们全是被忽悠去的,叶修大大这一手声东击西,玩的就是心跳,佩服!”他伸了个大拇指,“可以直说了吧,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没受影响,故意骗走我们,一个人来这里抢副本首杀的?”


      不得不说,这种完全拐错了弯但还是摸到终点的技能也是一种本事。叶修没回头,另外三个人没跟上来,他也不等,背着黄少天一步步向水潭那里走去,


      “别去探那条道了,有你们探的时候。”他说。


      “都过来吧,剩下的人也找回来,交代事情。”


      他的声音里满是疲倦。




      “是第二次。”周泽楷说。


      众人齐齐扭头看向他,水潭边的节能灯只剩下依稀微明的光,没人提议再开另一盏,坐得近的人不由自主就挨在一起,尽力向中间挤着。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已经入夜,但没有人提出去睡觉。


      王杰希一个人独坐在一隅,没有和其他人去挤。叶修坐在肖时钦和张佳乐中间,张佳乐回来时的那副鬼样子也挺吓人,他听说了这边发生的事情后,骂了句:“叶修你大爷!”然后就一直沉默至今。


      肖时钦好像彻底不打算发言了,视线没有焦点,在虚空中漫无目的地浮动。


      周泽楷说这句话时,他的身体还是震了一下。




      “第二次什么?”孙翔问。


      “第二次,停止呼吸。”周泽楷说完,补了四个字,“叶修前辈。”


      砰的一声,李轩手上的水瓶掉在地下,骨碌碌滚了开去。众人又齐齐扭头看向叶修,他本人倒是意料之中的样子,点点头说:“我明白了。”


      “你他妈明白什么!”有人看上去离打人就差一步了。




      “所以,”叶修突然说,“小周你那个时候抓着两条蛇不放,是因为你叫不醒我?”


      “不止是叫不醒……是,怎么样,都不醒。”周泽楷说的有点乱,“不敢放。”


      “对不起。”叶修说。


      众人看着他,都不知要用什么表情去面对了,揍他一拳?骂他这种事都能瞒着?还是干脆走到水潭边跳下去,反正这个世界也不会是真的?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喻文州说。


      他慢条斯理地起身,跪下来,从行李包里翻出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然后站起来,走回来,重新坐下,翻开本子。


      “哦,打扰了,你们继续。”


      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吭声。


 


 


tbc


——————


不是我故意吊胃口或拖肉,原本是想一章写完再放的。


但是昨天晚上10点多都还有工作,今天八点才忙完,再加上两周以来平均睡眠都不到5个小时,作者实在有点撑不住了。


明天放预警。



评论
热度(636)

© 眼部疲劳 | Powered by LOFTER